从意大利佩斯卡拉出道,这个孕育了很多传奇中场的小球队,托雷拉一开始就被人寄予厚望。经历了欧式的系统训练,托雷拉在场上拥有极强的战术执行能力,同时,南美球员刻在骨子里的不羁则让他在场上兼具创造力。转会桑普多利亚让他站在了五大联赛的聚光灯下,很快就有很多豪门球队看中了这位乌拉圭中场的未来之星。最终,阿森纳击败了其他豪门的竞争,将他带入了酋长球场。英超的造星能力是毋庸置疑的,何况托雷拉效力于伦敦最强大的球会之一,他在场上敢拼敢抢的特点很快迎来了“白坎特”的美誉。但是风云突变,阿森纳经历换帅风波之后,新上任的阿尔特塔并不喜欢身体单薄的托雷拉,将他租借到了西甲的马德里竞技。很显然在这里他面临的竞争还要更加激烈,他整个赛季只有寥寥5次首发,在疫情期间,托雷拉母亲不幸因为新冠肺炎离世,遭此双重打击,托雷拉度过了欧洲之旅最黑暗的时间。终于在一次比赛以后,发出了强烈的想要回归南美的信号。他直言不讳的说想要加盟博卡青年,回到南美,回到家乡。这是南美球员特有的感情,创造力往往也带着感性,也让人想到来到中国的特维斯,以及在世界杯赛场上哭泣的希门尼斯。赛场上都是硬汉,但是感性起来的时候,让我们感觉到他们和我们的距离并没有那么远。

“白坎特”的陨落,南美球员特有的感性-WorldLiveBall

赛事分析